日历

« 2024-04-23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音乐欣赏

统计信息

  • 访问量: 1436
  • 日志数: 7
  • 图片数: 12
  • 书签数: 3
  • 建立时间: 2007-03-26
  • 更新时间: 2007-04-07

RSS订阅

黎柱成,号栋石、雨梦轩主,1958年出生于广东中山。2005年结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画高级研修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委员、中山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创作研究中心专业画家。

我的最新日志

  • 黎柱成艺术简历

    2007-4-07

          黎柱成,号栋石、雨梦轩主, 1958 年出生于广东中山。 2005 年结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画高级研修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委员、中山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创作研究中心专业画家。

        1985 年应邀参加“现代水墨画展”在韩国、日本、新加坡、中国台北展出。作品曾获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百花奖第六届中国各民族美术作品展”银奖、“第二届中国西部大地情全国山水风景画展”铜奖、“建国 50 周年迎澳门回归华人画家书法家诗人作品大展”优秀奖。并入选“首届中国写意画展”、“北京国际双年展·美术特展”以及“全国名家百梅作品邀请展”、“传统与现代——中国画名家提名展”、“十月金秋南山中国画作品邀请展”和获“ 2006 中国美术全国名家年度杰出画家提名展、首届全国收藏家关注的中青年书画家作品展”等。不少作品专题评论发表在《美术》、《美术观察》、《国画家》、《中国花鸟画》、《中国美术》、《中国画家》、《中国画廊》、《画廊》、《艺术状态》、《世界艺术》、《广州美术研究》、《艺坛》、《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等国家艺术核心期刊和重要的报刊上。

        专著出版有:《当代著名画家技法解析——黎柱成写意花鸟》(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黎柱成画集》(香港云峰画苑)、《小榄风情画——黎柱成国画选》等。作品曾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诗书画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际)书画鉴定委员会等专业机构收藏。

  • 藏丘隐壑又何妨 < 翟 墨>

    2007-4-07

    藏丘隐壑又何妨

     

     

     

    广东画家黎柱成把花鸟画当作山水画来画,融会彼此之长,化解二者之异,花鸟其表山水其里,工笔其质写意其势,洒脱其韵充实其气,规范其格参差其体,走出了一条个性独具的小写意花鸟画新路。他以崭新的笔墨语言、色彩语言、图式语言经营“花鸟丘壑”,并将之作为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高级研究班学习的结业汇报,凭借这些作品他登上了自己创作生涯的新台阶。

    [花鸟其表山水其里]“丘壑”本为山水画用语,指山川之连绵起伏和情智之聪慧幽微。这里所用的“花鸟丘壑”则是我对黎柱成“山水花鸟”的特殊概括。中国画重分科,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分为六门,北宋《宣和画谱》分为十门,明代陶宗仪《辍耕录》分为十三科,均将山水和花鸟分开。分工有相互拉开距离,强调特点,方便细研深究之利,然而也有割断彼此联系,走向封闭,渐失活力之弊。山乃花之根,水乃鸟之依,切断了花鸟与山水的有机联系,也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切断了花鸟的鲜活生机。花鸟游离于其赖于生长的山水,艳丽何生,活力何来?

    黎柱成把自己的新作贴了一本折子册页,一面是在陕西黄土高原、河北赞皇嶂石岩以及北京公园的山水写生,另一面是他创作的小写意花鸟画。这正反两面恰好透露了他的创作秘密,除了南人北向,以北之刚补南之柔外,便是山为花基,水为鸟趣,花鸟其表山水其里。

    花鸟深深深几何?黎氏花鸟藏丘壑。他的花鸟画以满构图、大丘壑、多层次、浮雕感为图式特征。他的红棉、芭蕉、夹竹桃、荷花等花卉似乎都在生长于山坡、崖畔、丘陵、溪涧且覆盖着这些地方,因之它的自身似乎也就是山坡、崖畔、丘陵、溪涧,在二维平面上展现的是三维空间,画面边角的适度留白更强化了空间的纵深感。这是他引进山水丘壑和皴法的结果,也是西方焦点透视与东方散点透视的巧妙结合。

    [工笔其质写意其势] 黎柱成曾经在广东工笔花鸟的氛围里浸淫,又经过一段大写意花鸟画练习。工笔训练使他能够细致地描绘对象,大写意又使他具备了形象的概括能力,工细与粗犷的碰撞、互渗,渐渐形成了他的小写意花鸟的独特风格。

    他笔下的花鸟既不流于琐细又不失之空泛,特别是经过积笔、积墨、积彩,反复皴擦点染,展现出缭绕穿插的大肌理、重叠掩映的多层次以及彩墨叠幻的新交响。这使得他的水墨避免了传统影像的轻飘,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油画的厚重品格。工笔其质,写意其势,这样的作品既可入手近玩,又可张壁远观,笔风墨韵,两得其宜。

    [洒脱其韵充实其气]“气韵生动”是南朝齐谢赫《古画品录》“六法中对人物画的品评标准,而五代梁荆浩《笔法记》“六要”则把气、韵分开,这标志着绘画题材的转变与拓展,也标志着对“气韵”理解的不断深入。

    “气韵”指绘画具有韵律韵味的鲜活生命气质与张力。孟子曰:“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司空图曰:“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可见,气充于内,韵发于外,而情韵是真气的视觉外化。

    黎柱成深得气、韵之旨。他平日注重在读走阅历中吐呐天地之真气,涵养丹田之元气,作画经营位置时则十分注意整个画面里气脉的涌流与贯通。而在深色背景上的浓淡点染则以潇洒之拙笔发苍浑之幽趣,疏密有致,跌宕起伏,墨色浑融,韵味盎然

    [规范其格参差其体] 陈逸飞曾经说:画家要“刷亮”自己的“商标”。他强调每位画家的风格个性,这无疑是对的,因为每位画家的风格形成都非一日之功,一旦形成,即成为观众识别画家的代码、画家同观众交流的桥梁。然而问题在于,许多画家的风格一旦形成,往往成为一个硬壳套牢了自己,以至于画黄山跟画泰山一个样,画第一幅跟画第一百幅一个样,统统都往自己固定的模式里装。

    21世纪是艺术走向“聚变”即“以合驭分”的时代,各学科既互相交叉统合又各自领异标新。黎柱成的可贵在于,他既能把山水当花鸟画、把花鸟当山水画,融创画科,规范其格,使画作的风格大体一致,又能尊重主客体的复杂关系,斟酌其韵,参差其体,每幅画都有一个新的感觉。这同他勤于写生,敏于观察,敢于在学科边缘探险创新有密切关系。这正应了俄国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二加二等于五’这个公式并非全无诱惑力。” 

      浑朴风流各擅长,

      藏丘隐壑又何妨;

      天生自有真精神,

      露浥中多清白香。

    这里把石涛的题画诗引来赠给黎柱成,不是很合适吗?

    翟墨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博导

    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委员

     

    (本文原载于《美术观察》2005-9总第120期)

     
  • 写意 永远的生命感觉……评黎柱成的中国画 <徐恩存>

    2007-4-07

    写意  永远的生命感觉……

    ——评黎柱成的中国画

    徐恩存

     

    中国艺术中的自然意识太深、太重,它所体现的境界,往往是永恒的感性生动的自然生命形式:由映日荷花别样红,绿影扶疏意味长与连绵无尽的云烟苍茫,峰峦叠嶂等自然意象构成了永无尽头的、旷邈深远的精神之梦,只有这个梦,才能从精神层面上,通向最高的终极存在——“道”。

    “道”,是中国文化对宇宙秩序和大千世界的规律性概括与归纳,所有的丰富性、复杂性、深广性都被简约为“道”;中国画对“道”的表现,只能在形诸笔墨语言时,以“写意”的方式,给以宏观的、近乎抽象式的传达。显然,写意与宇宙本质、与生命形态、与感性形式相联系着,它是中国画根深蒂固精神的本质性原则,并预示着一个长久的人文传统的源远流长。

    我们甚至可以认为,作为中国画本质性原则的“写意”,它同时又关联着画家的精神情怀。

    画家黎柱成的作品,体现的正是“写意”精神下的水、墨、色及点、线、面的交响与组合,它以水墨酣畅淋漓,恣肆激情、氤氲朦胧的美感形态为总体特征。

    我们注意到,在黎柱成笔下,不论花鸟,还是山水的题材,都在写意精神下,表现出意蕴的深广,表现力的无限,虚实相构,以及暗示性等等的艺术特点;而在实际上,在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愿望,即通过“写意”去抵达艺术的本质和精神的本质。因此,黎柱成的花鸟画尤显得一种天然本性与和谐交融的特点,画面中意象既是可见的、有形的、有序的,又是遮蔽的、抽象的与无法言说的。

    因此,黎柱成作品的形式、笔墨、美感又都是耐人寻味的,同时又体现为一种思考的特点。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画家在创作中首要的理念与原则是“写意”,而形式、笔墨、意象、美感等 ,都是以写意为核心展开并运行的;与同代人不同的是,黎柱成在重视笔墨的表现力时,更注重写意的本质性原则;在这里,写意是一种精神目标,笔墨只是物质手段,能否有此种认识,是智者与俗人的根本区别之处;正是在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在写意的精神下,自然精神与人的精神在画面中融合为一,画家笔下的花鸟意象作为形式存在,已经提升为一种生命存在。

    如前所述,在《高冠图》、《薫风图》、《盛夏图》、《故乡秋色》、《碧荷出幽泉》、《清香堕尽已秋声》等,以及山水画《走进西部》中,处处都体现出写意精神,以及写意精神下的笔墨表现方式;在写意中,物象被充分的意象化了,或是心象化了,一任心性表达,情感得到释放,水墨的浓淡晕染的丰富变化,直接使画面中的意象疏旷恣肆,而笔力的遒劲狂放与淋漓酣畅的墨色,尽在有法与无法之间漾溢尽致。

    这样,人的生命意识与人的精神介入了笔墨表现,笔墨超越了技法层面,转换为写意的外部形态,作品中的意象因而对象化为精神图景,浓缩了宇宙现象背后的丰富美感;可见,由于写意的无限丰富性,无限深远性和无限广大性,及其精神性的高度,才能把物质的存在,转换为心灵本体的存在,在黎柱成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这一点。

    文本解析表明,黎柱成花鸟画有着他的承传关系,显然,他作品中有着虚谷、吴昌硕等大家的影响,譬如,笔法拙重园劲与超脱秀润的互补结合,墨法的苍莽浑然、飘逸灵动等,都显示出一种吴昌硕特有的恣肆、潇洒与高旷的气息。而笔墨运用的分寸内敛、简逸灵动,都表现出一种源远流长的“信笔直抒之意”的文化传统,进而生发出“郁勃纵横气象”;我们看黎柱成的花鸟画,其抽象意味跃然纸上,其书写气势不拘物象,一任主观抒发,显而易见,画面中的点、线、墨、色等在写意的原则下,极重气局、活势,蓬勃着旺盛的生命意识;直使其神采飞动,形随意出,一切皆以意造之。

    这分明体现了黎柱成中国画的艺术特点。

    吴昌硕作画以“画气不画形”著称,他落笔如篆,神在个中,且笔力浑古、变化贯通,都深深影响着黎柱成的艺术。所以,黎柱成的许多作品都体现出写意的节奏和韵律,内在地达到“画气不画形”的境界,这是艺术上有意义的突破,标志着一代人画风的成熟。

    从黎柱成的作品中,我们看到写意精神的自觉,作为一种水墨的表现原则,他的作品极尽淋漓之致,满纸水痕墨气,如云烟飘逸,笔底造化,都在瞬息之间,在疏淡到极点,浑厚到极点,自然物象的形质得以破除,使蕴含在自然形质中的“灵”,得以显露,并与人的精神相通,画面中有限的存在,导向若隐若现的无限存在,用以体现写意精神本质的好古之心,中外一致的审美共性。

    实践表明,写意是一种艺术创造与审美发现,它不是画家眼中固定不变的物态形象,而是画家化身于自然韵律之中,与之徘徊而发现的意象之美、自然之美,所以,展示在画面中的是自然畅神,流荡着无限生机气韵的生命精神。

    而写意精神的获得,首先要求画家具备一种自然生命的情调,黎柱成正是在长期的艺术修养与艺术实践中去体悟自然生命情调的,花鸟意象,甚至山水意象等都是通过画家之笔墨而获得美的律动的。

    独立思考,感悟自然,使画家对写意有着独特的理解,进而影响了他的审美选择和艺术取向。在黎柱成的作品中,至少有这样三点为我们所关注:一、它表明了画家继往开来的文化立场,即他以什么方式来关注并切入这一永恒本质性原则的;二、综合性的文化修养与多种知识背景,这是作品内在的逻辑结构;三、当代文化语境中的生存经验感受与体悟的表现。

    上述三点 ,也是当代艺术的重要特征,它体现为一种思考的特点和睿智而有洞穿力的思想,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一切合理的思考、质疑、挑战都促使艺术完成了对自身的又一次开拓。

    黎柱成以自己的艺术实践,诠释着中国画永恒的写意精神,这使他得以站在一个高度上,去表达自己对大千世界的感觉,去理解认识自然生命的启迪,并自觉运用艺术这一本质规律----写意,使之成为艺术创造活动的基本动力,使之更合于艺术的精神属性。当然,我们看到在写意的思考与实践中,黎柱成的艺术正渐入佳境。

                                徐恩存  美术评论家   《中国美术》杂志主编

     

    (本文原载于《国画家》2005-6总第78    《中国美术》视野·2006

  • 彩墨叠幻新境界 <贾德江>

    2007-4-07

         彩墨叠幻新境界  贾德江

     

    画花鸟实际上是画人的情感,画人内心深处的感受。花鸟画所表现的对象色彩丰富、姿态万千,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已形成许多表现的程式,如何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形成个人的风格,是黎柱成和许多当代花鸟画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作为广东画家的黎柱成,骨子里不由自主地会受到岭南画派的影响,他遵循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提出的“不能离古,又不能泥古”的造化自然精神,以西画为镜,以自然为师,在观察自然、感受自然、体验自然中自取所需,追求“妙道之境”,去表达自己的感受。正因为如此,黎柱成的花鸟画,始 终以一种蓬勃的活力与清新的气息,给人以耳目一新。

        就笔墨而言,他吸收吴昌硕、齐白石水墨写意之精髓,浓笔酣墨,追求雄强、博大、厚重的画风,又引入山水画泼彩、泼墨和勾皴点染技法,以意象、构成、光影、色调和变形而融成现代语境,创造出彩墨叠幻、工写结合和极富张力的崭新的花鸟世界。就描写内容而言,他是一个善于在自然中发现美的画家,他总把自己的目光投向生机勃勃的大自然,用心去体悟一花一草、一枝一叶的生命律动。他将情感蓄于笔端,把意境的营造与神韵的表现视为作品的生命。

        黎柱成没有忽视笔墨书法化的表情性,他用具有书法笔意的线条,编织出变幻多姿的花鸟意象。他以笔趋形,以笔传神,以笔抒情,以笔生趣,以笔施墨,以笔著色,让笔墨设色服从于特定的情境与感受的表现。画面整一大气,和谐统一,用笔老辣纵横,用色清新浑融,线面结合,皴擦互用,浓墨重彩呼应。可谓传统中富新意,豪放中有法度,泼辣中见细微,朴拙中寓真情。黎柱成是一位相当成熟的艺术家,他的花鸟画已形成独特的样式与风格。他的每幅作品都记录着他的探索历程,正引领我们静下心来,去谛听自然界中潜涌的一切声息。

     

    贾德江  著名美术评论家、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

     

    (原载于《当代著名画家技法解析——黎柱成写意花鸟》、《中国画家》2005-12月号)

  • 岭南一“柱” <方 唐>

    2007-4-07

    岭南一“柱”

     

     

    1987年6月,中山小榄青少年画展在广州文化公园展出。故乡竟有一批画得一手好画的毛头小子,实在令人惊讶,而且,他们还准备把展览搬去北京耀武扬威呢!十五年后,他们不少人已成了企业家,只在业余玩玩艺术,唯独黎柱成当了10年公司经理后重投艺术怀抱,到文化站供职,猛画国画。

    “阿柱”高瘦精干,一身黑衣,像一个拳师的格局,很酷。接触几次,觉得他办事认真,很有江湖义气,后来在文化站看到一幅巨幅山水画,气势磅礴,看署名才知道是阿柱的大作,马上肃然起敬。之后,看到阿柱出现在广东省国画展的电视专题节目上,接爱记者专访,知道身旁这个大汉已是广东花鸟画家中的星级人物了。返回广州后,我特地到广州画院展览馆仔细地看了阿柱在省国画展的作品“迎晓图”,环顾周围的作品,阿柱的画显得技高一筹,他泡制了一群形神俱备的鸡,画得那么随意、潇洒,那种漫不经心的笔墨情趣,就像聆听肖邦随手弹奏的即兴曲,绕梁三匝,余音袅袅。

    根据冰兄的“廖氏艺术家分类学”,阿柱属于野生动物;既非名门之后,又不是科班出身,故而野性十足,所以,他的技法是“非典型”技法,南宗北派,尽皆罗列画内,又融合得令人叹服。陈舫枝说这是悟性。悟,是一种创作思维,阿柱是艺术创造力很强的花鸟画家,如果命运给他安排一个更好的创作环境,这个艺术喷井会喷出更多使人惊叹的杰作!

    有人问李连杰:他的武术才华是不是天生的?李连杰说是前世修来的。我想:阿柱也许是肩负文艺缪司使命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方唐:著名漫画家)

  • 清荷意气,山水精神——黎柱成花鸟画解读 <王卉>

    2007-3-29

    清荷意气,山水精神

    ——黎柱成花鸟画解读

    王卉

    黎柱成是近年来颇受画坛关注的花鸟画家。他生于广东中山,自幼酷爱绘事,从临习《芥子园画谱》入手,在长期写生、临摹及创作实践中,以国画传统为用、自然造化为体,在20余年的绘画过程中逐渐形成自己的鲜明的艺术个性。他的画既有强烈的现代审美气息,又有深厚的传统笔墨底蕴,对点、线、色、墨等绘画手段运用自如,形成了自己苍厚浑朴的绘画风格。

    黎柱成是位绘画技能比较全面的画家,他山水、花鸟俱能,对书法亦有较深的研究。他的山水重水墨写意一体,在古法之上专注于自然物象的形态与神气。笔墨厚重精微,浓淡晦明多有对比,骨法俨然,气韵生动。

    他的花鸟以山水的笔法入画,笔力雄健,富金石味;数枝横斜,叶繁枝劲,有山重水复的气势。红棉、牡丹、一品红、桃花、海棠、葫芦、玉兰、夹竹桃……他笔下的花卉既有春晓之新苞、盛夏之娇蕊,亦有历秋之霜影、经冬之寒姿。各具形态,各呈清妍,无一不充满着强大而感人的生命力量。

    黎柱成沉着开朗爽利的气质决定了他喜欢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等人淋漓大气之风。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他于大写意一路颇多用心:一方面广泛阅读古今画作,继承传统的笔墨程式,从历代先贤的艺术中汲取营养;另一方面致力观察自然物象的形神并多有感悟,在对自然的体验与阅读中逐渐刷新自己的艺术语言。他的绘画取青藤、缶翁笔意,酣畅放逸。笔法与墨法、色法自成一体。既有山重水复之幽邃深远与凝重端方,亦有笔酣墨畅之痛快淋漓与清逸潇洒。

    读书创作之余,他亦善于观察、勤于写生,利用一切闲暇时间,去公园郊外观察花木禽鸟的姿态,感受自然神韵。他常常于写生之际有偶得之佳品。在竹篱瓦舍的农家小院,他也常会有发现、有惊喜。乘兴挥毫之后,他会将这种妙手偶得的愉悦欣然题于画上。在他的不少题款中透露出了此种偶得之乐。2004年春,他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国画名家班赴太行山写生的半个月里,起早贪黑、勤于写生,画了大量的山水写生稿,并于笔墨的运用方面多有感悟,画力大进。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要两三枝”。历代的花鸟画家多借三枝两朵以抒淡逸疏雅之致、逞笔情墨趣之能。黎柱成生性豁达、心胸广阔,一枝一叶的闲情雅致显然不能表达他内心的激情与气概。在他的画面上,不论骚人之雅赏、案头之清供,还是径旁之逸香、篱畔之凡品,都以茂盛的生命姿态出现,团花簇锦,元气弥满。

    在创作中,他尽力避开程式化的布局方法,以花卉的自然生长之势为契机,以自我的审美构想为法则,借鉴平面构成的因素,构图饱满、变化万状,富有形式感和韵律感。在刻画中,他极尽勾皴之致与渲染之能,以写意笔法简约勾出整体脉络与疏密聚散,再以泼写之法陈色布墨,后以色、墨互破,出现绚烂而自然的色墨效果,然后几经勾点,统一画面。墨

    线的勾皴使画面刚健有神,骨力倍彰;反复皴染使画面深沉厚重却不失清雅。形象的构成性与笔墨的书法性在他的绘画中巧妙地融为一体,点线弛然有致,墨厚色妍,夺人之目;气息中正磅礴,神清韵长,摄人之神。

    荷花是历代画家都喜欢表现的题材。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亭亭净植,不蔓不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品性,一直是历代文人竞相吟咏的话题;其叶、茎、花,又是点、线、面的天然结合,具有极强的形式感,为历代花鸟画家喜欢表现的对象。

    黎柱成心向荷花之清芬,目悦荷叶亭亭之姿、荷花婀娜之态。他喜画荷,尤喜画大幅荷花。而他在构图、笔墨方面的探索也以其荷画表现得最为全面。他的荷花图布局饱满大方,整体的开合较大,多取花繁叶密之景、以山水之势立篇,叶叶相覆,枝枝相应;侧正斜欹,各具形态;层碧叠翠,六法俱备。繁笔酣墨爽之际,使新苞如峰头,密叶似层岩,布局往复回护,如山势蜿蜒重叠,弥足可赏。

    他的荷画有多种面貌:从《月晓风清》能看出传统大写意花鸟的笔墨渊源,《绿荷绕白云》将墨与色结合起来,给人一种崭新的视觉感受。另外,《天浴》之柔润清雅,《白荷闹雨做秋声》之沉厚华滋,《荷花一世界》之从容疏朗……充分显示出画家超群的造型能力与笔墨驾驭能力。

    画家对物象的表现,不仅在于描绘它们的性状神貌,同时也是将其人格化的过程。黎柱成笔下的荷花不似娇媚柔弱的美女,竟如虚怀清净的高士,既有飘洒俊逸之形,亦有健硕刚强之态,散发着一种蓬勃强劲的生命之气。“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黎柱成的画充满了阳刚之气,有乐观入世的儒家精神,他笔下的每一株植物、每一只小鸟,新羽之内、花叶之间,无不包藏着天地之间的无穷奥秘,静静地诉说着自然生命的内在韵律,透露着画家内心对自然的感悟。

    作为有着成熟艺术风格的画家,黎柱成的绘画以其鲜明的个性和雄厚的实力引起了画坛与学术界的注目。从1985年起,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各级美展并获奖,部分作品被中国美协、中国艺术研究院等专业机构收藏,《国画家》、《美术观察》、《艺术状态》等刊物对其艺术作了专题介绍。

    然而黎柱成并不满足于当下的艺术成就,依然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默默耕耘。作为一位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的画家,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以一双敏锐的目光,观察自然造化的清姿妍态;以一颗善感的心灵,领悟自然脉搏的颤动;以一枝传神的妙笔,抒写一个画家与大自然最真实的心灵对话。

                                    (王卉  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级访问学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