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索家村

字体:        | 上一篇 下一篇 | 打印

这是一件应该让人记住的事。

2005年6月16日,北京索家村国际艺术营一百多位中外艺术家集体向社会呼吁,请求保存艺术家的创作空间。在此之前法院曾下达强制执行通知,通知上写明索家村国际艺术营的55亩工作室属于非法建筑,将在6月16日上午9点以后强制拆除。于是出现了一百多位中外艺术家集体捍卫工作室的一幕。在艺术家中出现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不常见的。它透射出中国的文化艺术生态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同时也暴露出了她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

索家村的非法性是无法回避的,他的非法不是艺术上的非法,而是工作室建筑本身。开发商在建盖房屋时没有取得合法的手续导致了她的非法存在。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入住索家村的艺术家呼吁保留工作室不是在袒护其非法存在,相反艺术家非常理解政府为了社会安定、繁荣发展而作出的决策,这样的决策艺术家们都积极拥护支持。城市拆除违章建筑义不容辞,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规划、建设和管理城市以及保证城市安全等对社会有益的事。但就索家村此事而言,国际艺术营的存在没有影响城市的建设规划,也没有给社会带来不安全隐患,相反,她对北京市的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繁荣起到积极的作用。非法的是建筑本身,受害的是艺术家及文化事业。艺术家们希望有关部门是否可以采取诸如罚款、补办手续等方式,既处罚了其违规行为又为艺术家们留下一片天空,所以才出现集体呼吁事件。

索家村拆房事件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一个创作空间的需求问题。自去年起到今年初,先后有126个艺术家(大陆艺术家109人、台湾艺术家3人、国外艺术家14人)在索家村租用艺术创作空间。他们中除来自北京外还来自全国各地及世界各国,在北京出现这种大量需求艺术创作空间的事情是少见的。而这126个艺术家只是众多需要在北京获得艺术创作空间的艺术家中的一部分。由此可知,在北京有多少艺术家缺乏艺术创作空间,有多少艺术家需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改善创作条件。

大量艺术家(包括全国范围和世界范围)都需要在北京这个城市获得艺术空间,这本身就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对艺术创作空间需求的背后实际上是对文化的需求。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使世界为之震惊,在经济震惊之余,中国的当代艺术也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以至于近年来在西方出现“中国热”,这是其一;中国的经济发展使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满足了物质需求的同时顺理成章产生了对文化的需求,这是其二;其三,北京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在这个中心中存在的发展机会、交流机会和学习机会是中国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长期以来北京一直是大家向往的文化圣地。由于以上三个理由,导致了很多艺术家到北京这个文化中心来完成各自的艺术事业,进而出现了对艺术空间的大量需求。

索家村国际艺术营的产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长期存在的重要问题,即艺术家缺乏必要的创作条件,创作空间的缺乏只是众多缺乏中的一个方面。 126位艺术家在索家村集体向社会呼吁,请求保存艺术家的创作空间,说明了艺术家创作空间缺乏问题已经非常明显的暴露出来,这个矛盾已经开始激化。她提醒我们急需找出一个合理可行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索家村的形成与中央美术学院的搬迁与798的崛起有着内在关系。由于中央美术学院的新校址搬到望京花家地,所以形成了目前的花家地艺术区。同样也是由于1997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因创作需要,最早在大山子的798厂租用空间进行创作,自此以后许多艺术家才纷纷入住798、797、706等工厂,随后中外艺术机构(特别是一些国际画廊)相继进入,最终形成以798为名的大山子艺术区。自2003年北京双年展期间在大山子开幕的一些外围展,以及2004年的首届大山子艺术节以后,798迅速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最前沿阵地,其名声以飞快的速度在世界上传播开来,使它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代名词。很多入住那里的艺术家从中得到了巨大收获(展览机会和商业效益),特别是一些艺术家在那里取得的商业成功再次唤醒了中国艺术家们被压抑已久的梦想。

798现象让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真正浮出水面,在此之前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一直被少数人笼罩着。大多数职业艺术家无法靠她生活,加上没有艺术基金会提供支持帮助,导致很多职业艺术家非常艰难的进行艺术创作。有些艺术家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798的成功崛起是中国长期被压抑着的当代艺术市场的一次大喷发。尽管当前的艺术市场还不能解决大多数艺术家的问题,但浮出水面的她让全国的艺术家重新看到了希望,激发了艺术家们的创作激情,加速了艺术发展的步伐,并让艺术家们意识到艺术空间的重要性。再加上前些年的积累,由此而集中爆发出了对艺术空间的大量需求,而且是急需。正因为出现了这样的需求,才产生了迎合这一需求的“索家村国际艺术营”,才有126位中外艺术家入住索家村的现象。所以索家村的形成是符合逻辑的顺理成章的自然产物,有她存在的必然性。由于这一需求的存在,同时还产生了其它的一些艺术区。

798的出现不能不让人想起曾经 “圆明园”的出现。圆明园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的一块里程碑,她的形成和798的形成有着某种相似性。两者都是在长期被压抑的状态下突然爆发出来的,只是圆明园时期被压抑的是自由创作的精神,而今天被压抑的则是市场。尽管圆明园已经于1995年被拆,尽管很多艺术家为了这种自由精神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她的出现使中国艺术家把自由创作、自由生活变成了现实。她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自由精神已经延续并永远无法被磨灭。798唤醒的中国艺术市场会不会也这样呢?

众所周知,在北京的艺术空间除了大山子、索家村外,还有许多。例如:草场地艺术东区、费家村、通州滨河小区、宋庄小堡村以及即将形成的新区“酒厂艺术园” 等。目前,在北京东北部围绕望京周边正在形成一个大的艺术区域,在这个艺术大区中包括中央美院花家地艺术区,798大山子艺术区、索家村国际艺术营、费家村、香格里拉、发现艺术空间、草场地艺术东区(A区、B区)、艺术文件仓库、北湖渠酒厂艺术园等十多处大大小小的艺术区域,在这个大区中包容了中国最高的美术学院,数十家中外画廊与艺术机构,上千名艺术家,而且目前还有很多艺术家源源不断的到这个大区中寻找空间准备搬迁进来。他的容量、规模及潜能是巨大的,对北京的艺术发展以至于中国的艺术发展产生重要、深远的影响。

作为一个经济正在有计划的快速发展的社会,自发出现文化艺术方面的需求是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一个国家在进行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也需要进行精神文明建设。这是我们全社会达成的共识,所以我们的政府提出“一手抓精神文明,一手抓物质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发展方针,这是非常明智之举。一个只有物质文明没有精神文明的国家是可怕的,一个只有经济没有文化的社会是无法想象的。同样,一个没有当代艺术的文化是畸形的,是残缺不全的。所以为了国家,社会的和谐发展,为了文化的完整性,我们应该支持并帮助当代艺术的发展,应该给艺术家提供必要的艺术创作空间。

不管索家村的结果如何,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即中国的当代艺术现状正在产生新的变化,正在重组艺术生态格局,同时长期潜伏的各种问题正在明显的暴露出来。通过索家村事件,希望社会各界认真思考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现状,关心存在着的诸多问题,并最终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途径,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创造健康、合理的成长环境。

薛滔
2005年8月1日写于索家村候鸟天空





[ 本帖最后由 北极熊. 于 2007-12-29 12:36 编辑 ]





查看全部评论(0)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File :
html\200712\n1105.html
Have no access to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