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鹏个展——割裂后的奴役

字体:        | 上一篇 下一篇 | 打印

宋鹏个展——割裂后的奴役


ART23当代艺术


广州市越秀区启明三马路23号


展览时间:5.29-7.29


开幕式:5.29下午三点




 

    宋鹏是一个善于拼接空间和物体的专家,他的作品是一张张混杂着来自世界各地孤立的物体和浑沌空间的图像。在绘画中,宋鹏创造了自己看待世界的一种索引方式。他可以从手边任何地方得到自己想要的视觉材料,一个灾难现场,一张新闻图片,一些常人不留意的角落,一些被他人无视却把宋鹏深深吸引的片段,宋鹏用自己独特的绘画方式把我们引领到了他的世界,记录了多方面多角度的当代社会生活。

    受表现主义的影响,在宋鹏的作品中,更注重画面的流畅氛围而刻意在可识别范围内消解对于具体形象的刻画。明显而有力的笔触在画面中随处可见,同时使用了勃洛克式的笔画轨迹,在画面需要的时候进行补充,有时候稀释了丙烯为了让色彩在画布中自由流淌。宋的作品画面很少有鲜亮的色彩,大面积而且略带色彩倾向的灰色是画面的主调,穿插着饱和的并不活跃三原色,犹如俯瞰弗罗伦萨古城,大片古堡色中显现出饱和的红色屋顶是城市的亮点。他让大量的笔墨失语,好像并不想物体被更好得呈现,有些时候过度描绘时,会被直接粗暴的涂改,似乎这种表达方式更能接近他想要的效果。

    宋鹏的作品很少直接描绘看见的现实物体,主要从随手拈来的草稿,照片,及一些重要的印象深刻的记忆碎片开始,通过有生命和无生命物体之间的遮挡,嫁接合理又无序地穿插在画面中,这种无序是无法预知的,在开始的第一笔到最后一笔都是反复取舍中的产物。在画面中我们可以感知到一些发生在不同时间和空间的人与物,比如废墟与人体驱杆烟雾,一狗一鸟一人等,当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事物出现在同个被设定的画面时产生了强烈的戏剧化效果。这也许恰恰和我们的现代生活相反,我们接受信息是以时间顺序先后来接收的,这样存在着事情的发展逻辑,而艺术家要做到了打破这个时间和逻辑,让画面中的一切变成虚构的幻象。

    在宋的画面中似乎并不屑强调某个主体物,每个物体在画面中的比例都似乎被平均对待,所以他有意改变先入为主的观看方式,需要观众在浑沌画面中慢慢寻找和发现世界发生的一切。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宋鹏的绘画中似乎很少出现女性人体,大量象征男性特征的半裸健美男子出现在画面中。他的画面尺度比较巨大,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了他的男权意识和荷尔蒙分泌程度,崇尚力量与控制。

    宋鹏的作品表现了一种在用生命与死亡对抗的精神,诞生与毁灭的瞬间,预言与现实的冲突,某种悲情的激情英雄主义情节在作品中都有所展示。剥离了美丽的色彩,只留下世界最本真的东西。


宋鹏 1983年出生 青岛人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

艺术家自述:

    绘画也许是我个人此生的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跌跌撞撞已经十余载。远离艺术圈,从未做过展览,只是一个人加上无数个黑夜白天。没人要说,没人肯听,只是对着一张画布上蹿下跳,有嚎啕大哭有激动开怀,是情人也是敌人。 

   关于绘画我相信它是弦外之音,画面就是它的一切,它跟文字是平行的,不该存在过多的解释与被解释,使绘画成为文字的奴隶。

   有时候我对文字充满警惕,每当它狂风暴雨卷着所谓的各种结构组合袭来时总让人紧张,而画面本身充满了绝对的民主。我与绘画的关系也大概如此,未完成时它给我苦闷与快感,纠缠不清,一旦完成,只与它相忘于江湖。









展馆07
展馆07

展馆04
展馆04

事故起因140x230cm
事故起因140x230cm

花朵150x210cm
花朵150x210cm


TAG: 展览

查看全部评论(0)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