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艺术社区是我家!

我的最新日志

  • 《教皇》培根 油画

    2016-6-28

  • 刘海粟、徐悲鸿、颜文樑美术教育思想比较研究

    2010-12-16

      在20世纪,作为“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和“中国第一代油画家”,刘海粟、徐悲鸿、颜文樑为我国的美术教育建立了三个思想体系:即刘海粟融合中西致美创新的美术教育思想体系;徐悲鸿写实主义美术教育思想体系;颜文梁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并重的教育思想体系。这三个教育思想体系既各具特色,又互为补充,共同为我国的美术教育发展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历史作用。而比较和研究三位美术教育家的思想与作品成果,将对当代美术教育和创作有所启迪和裨益。

      1、刘海粟融合中西致美创新的美术教育思想体系
      刘海粟卓越而传奇的一生,是从1912年,创办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并任校长开始,其融合中西的美术教育思想,在创办上海美专的宣言中即见端倪:“第一、我们要发展东方固有的艺术,研究西方艺术的蕴奥;第二、我们要在极残酷无情、干燥枯寂的社会里尽宣传艺术的责任。因为我们相信艺术能够救济现在中国民众的烦苦,能够惊觉一般人的睡梦;第三、我们原没有什么学问,我们却自信有这样研究和宣传的诚心。”1924年他在《雕刻学序》中又说:“吾愿国人,一方面固当研究欧洲艺术之新思想新技法;一方面益当努力发掘吾国固有之宝藏。……合中西于一炉”还提出“师欧美诸国之良规,挽吾国美术之厄运,截长补短,急起直追,责在吾人,义无旁贷”。至1979年,刘海粟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名誉院长以来,在蔡元培“宏约深美”办学思想的前提下,又以“开拓、致美、创新”作为校训。兼容艺术多种学科,下设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音乐学院、尚美学院、成教学院等多个二级学院。就美术学院而言,有油画、中国画、版画、壁画、雕塑、影视美术、美术史论等七个专业方向,并拥有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授予点。已大大超越其前身上海美专的教学规模,追溯刘海粟的美术教育和创作生涯,已走过90多年的风雨里程。由此可见,融合中西、致美创新是刘海粟美术教育思想的特点。但是,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即艺术趋向上他从20年代前主张写实,认为:“中国画亦必以摹写真相”为根本,到后来反对写实,经历了大的转变。刘海粟早期写实思想与徐悲鸿的写实思想较接近,重要原因是都受到康有为“合中西而为画学新纪元”思想的影响而达成的共识。而后来反对写实,也许是因为写实思想和写实方法不利于他中西融合和创新思想的发展,故此与写实主义分道扬镳。在这个过程中,刘海粟选择了西方后期印象派、借鉴了西方现代艺术教育体系;换言之,是从对传统的质疑到传统的回归,由此反映了他艺术观的改变和审美心理路程。在油画实践方面,他不同于徐悲鸿有深厚的写实功力,所以,扬长避短,在油画创作中大量借鉴塞尚、马蒂斯绘画的形式和语言。采用石涛绘画理论及文人画的审美意识分析和诠释欧洲后期印象派、野兽派,如他所言“我用石涛的笔调驱使油彩”,重视表现性语言,排斥写实的再现性语言;在国画实践方面,吸取和发展了传统文人画的综合手段,追求毛笔书写力度和泼墨、泼彩,他坚持写生但不赞成写实,十上黄山传为佳话。

      2、徐悲鸿写实主义美术教育思想体系
      徐悲鸿写实主义美术教育思想与刘海粟的美术教育思想不同,而且写实思想比较稳固而坚定。徐悲鸿认为“美术应以写实主义为主,虽然不一定为最后目的,但必须用写实主义为出发点。”进而解释“写实主义就是现实主义。”这种思想最直接的来源是他8年留法生涯所受的学院主义的写实技法与写实观念的熏陶,以及中国传统画论“师法自然”的写实趋向的影响,最终使他接受了写实主义教育思想,从他20年代末归国,先后在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18年的教学生涯中初步建立,而后在北平艺专、中央美院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写实思想的体系。徐悲鸿是一位社会责任感很强的美术教育家和画家,他有一句格言:“尊德行,崇文学;致广大,尽精微;极高明,道中庸。”这不仅是他对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
      演绎,也是他教育和艺术思想的典型反映。在徐悲鸿的教育思想和艺术思想的影响下,在20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这一写实主义的教学体系一直在中国美术教育里起到主导作用,诚然,这是时代的需要,历史的选择。其教育体系的具体内容有:重视造型基础的素描教学,提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观点;倾向西方古典主义造型的油画教学,旗帜鲜明的反对后期印象派、野兽派等现代流派;革新中国画的教学,提出:“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绘画可采入者融之”的观点;徐悲鸿创造性地引进了外来文化的先进因素赋予民族传统新的活力,适应了中国历史潮流的发展,也符合了我们自身艺术发展的规律。徐悲鸿写实主义教育思想的理论前提是科学的,对培养人才的基础方面诸如透视学、解剖学、色彩学等发挥了写实教育的优势,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徐悲鸿的艺术人生、美术教育思想、中国画和油画创作等方面的成就确立了他是中国新美术运动的主将。他提倡写实并不意味着反对写意,也未将写实和写意对立,他认为:“世界故无绝对写实之艺人,而写意者也不能表其寄托于人所未见之景物上。”写实主义不是艺术家个性的枷锁,相反它是艺术的基础。对于解决我国油画界“客观性和主观性”的矛盾和国画界“造型深刻性和书写随机性”的矛盾具有借鉴的作用。

      3、颜文樑主张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并重的教育思想体系
      颜文樑创办苏州美专,是1922年9月,比刘海粟创办上海美专晚十年,出国留学是1930年,比徐悲鸿留学晚11年,颜文梁当年出国学习,还是徐悲鸿带着蒋碧微到苏州力劝已经三十七岁的颜文粱到法国去学画的结果,并称赞和激励颜文梁,中国会因此出一个自己的梅索尼埃。颜文梁美术教育思想有自己的特色,即主张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并重的教育体系,以培养艺术人才为社会服务为宗旨。先后设西画系、国画系、艺术教育系、实用美术系、艺术师范科、动画科等。四十余岁从法国学成归国时,乘坐邮轮,带回500具石膏像扩充教学设备,后人称之为“玄奘取经”。1937年日军攻入苏州,苏州美专变成了日军司令部,500石膏像成了日军的枪靶子。1945年,抗战胜利后,苏州美专在苏州复校。1952年,全国艺术高校调整,颜文梁调任浙江美术学院副院长。苏州美专与上海美专、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定名为华东艺专,后又改名为南京艺术学院。苏州美专的部分延续为苏州工艺美术学校,现已升格为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
      颜文樑的美术教育思想区别于徐悲鸿、刘海粟美术教育思想的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重视实用美术(艺术设计)的教育思想。研究他的这一思想,对21世纪我国的高等职业教育和艺术设计学科建设等具有现实意义。颜文梁重视实用美术的教育思想,集中反映在他的两篇论文中:即《艺术教育今后之趋向》和《从生产教育推想到实用美术之必要》。详言之,早在1936年,颜文梁研究了西方各国美术教育中注重实用的趋向,看到当时许多院校设有图案课及机织、印刷、动画等实用美术专业,体现了工商业的发展对美术的需求。并敏锐的意识到实用美术的重要性,极力主张培养中国实用美术的人材,以助生产之发展。在其《艺术教育今后之趋势》一文中就指出“我们如果留心过去艺术教育的情状而一加分析,则18世纪以前的艺术,其所教育趋向于美的装饰的,而也是再现的。19世纪后的艺术教育则趋于实用的、综合的,而也是创造的。前者是‘模拟自然’以装饰社会美化人生。后者是‘创造自然’以为用社会达人生于善。明乎此理则艺术教育今后之趋向与趋向之若何途径,我人已可了然心中”颜文梁的美术教育思想,并非强调这个否定那个,而是主张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艺术设计)二者兼取、相辅相成。他意识到纯粹美术和实用美术是欧洲各国艺术教育中大力提倡的,而且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二者的长处兼取具有下列优点:A、辅助工艺品之美观。B、艺术因实用之故而得易普遍。C、因利用人类爱好艺术之天性,而生产品得易推销。D、发展研究者之个性。E、实用美术因与社会接触较多,社会易受美的感化。F、实用品上有美的装饰,则无形中人人能得艺术之陶冶。G、艺术家作品因与实用品合作,则艺术需用之处更繁,可使多数艺术家易寻职业。H、学生能将鉴赏艺术在实用上研究,必能多得同趣。颜文梁还认为:“吾国今后艺术教育之趋向,当以经济为其标,道德为其本。易言之即以实用艺术为普遍之研究,而寻求生产上之发展。进而研究纯粹的、美的、鉴赏的艺术。以真为目的,以善为标准,而达于美之极致。前者属于经济,后者属于道德,二者兼取,供今日艺术教育上之应用,间接上必有利益,可断言也。”颜文梁的纯粹美术与实用美术(艺术设计)二者兼取、相辅相成的观点说明了绘画和设计在观念上的区别是明显的,但又绝非对立的。艺术设计是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相结合的交叉学科,因而设计与艺术是互相影响和互相渗透的,任何厚此薄彼的见解是片面的、肤浅的认识。

      综上所述,三位美术教育家也存在诸多共同点,首先在对待传统方面,刘海粟、徐悲鸿、颜文樑都接受传统文化和古代典籍的启蒙教育,有书法功底和学习中国画的经历;共同面对怎样对待和改良、变革中国画的命题。其中有如何引入西方造型观念课题,引进西方科技含量高的色彩学、解剖学、透视学三大体系。购买大批教学用的石膏像,然而,他们也深刻认同中国线造型的基础观念,热爱中国文化和中国画,并抱着改造和发展中国画的雄心,始终持守在中西融合的方式中,徐悲鸿和刘海粟都创作油画、国画,并且书法兼能,而书法、诗词方面又都受到康有为指点,并以弟子礼之。颜文梁固守油画阵地,但不能说他对中国传统书画没有研究,反之,他是把传统的书画意识蕴涵在精湛的油画语言中。其次,在中西绘画的融合方面,他们三人采用了不同的切入点,譬如,徐悲鸿是用西方文化改造或改良中国文化;刘海粟是用传统文化同化和对位现代主义;颜文梁是用西方文化的观照方式表现中国人的文化情感。这些切入点虽然揭示了他们民族审美心理不同的选择。但他们的美术教育体系的建立同样要受到传统或现代人文背景的影响。概括其共同点则是:(1)共同受康有为变革思想、蔡元培美育代宗教说的影响,对传统美术和教育中的弊端深恶痛绝,为中国美术教育和创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们是20世纪中国美术教育的伟大开拓者;(2)把个人荣辱系于祖国和民族的命运,他们都是爱国者;(3)兴教倡美,有担当文化责任的意识,致力于教育思想体系的建立,他们都是学校杰出的领导者;(4)在知识结构中既受传统文化的启蒙教育,又接受西方文化艺术的熏陶,他们是学贯中西的通博之才和大学者。
      因此,不可否认,当代的美术教育是他们教学思想体系的延伸。现在的艺术创作是他们精神和技法的传扬。而且最为珍贵的是他们以中国传统精神为主体消化和融合西方文化艺术的探索,丰富和发展了我国的文化艺术,可谓功在千秋,利在当代。他们的艺术人生、美术教育思想,对我们今天的教学改革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和参考借鉴的价值。21世纪更应坚定的走他们的民族艺术道路,这是我们美术教育工作者的历史使命。
  • 颜文樑拍卖纪录

    2010-12-16

    至2010年12月16日(点击放大查看!)

  • 吴大羽拍卖纪录

    2010-12-16

    至2010年12月16日(点击放大查看!)

  • 何云昌

    2010-2-08

    何云昌简历及展览:

    何云昌,1967年出生云南

    1991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获学士学位

    1993年辞职为职业艺术家,现居北京。

    展 览:

    2005 “墙” 中国当代艺术主题展,北京世纪坛美术馆与美国巴甫洛奥本诺美术馆

    “缘分的天空"深圳美术馆

    “以身观身”澳门现代艺术博物馆, 获以身观身行为艺术国际交流奖

    “十成十” 北京

    “麻将” 瑞士

    2004 "亚洲艺术中心"意大利

    “身体 中国”马赛现代艺术博物馆

    “苏州河的派队”上海东廊画廊

    “藤挪” 北京

    “什么艺术展”西安

    “阿昌的坚持”北京东京画廊

    2003 “沙迦双年展”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人工.呼吸” 北京三合艺术中心

    “基因” 北京

    “我们在一起” 北京今日美术馆

    “丽江国际艺术展示节” 中国云南丽江

    2002 “釜山双年展” 韩国釜山

    “中国现代” 巴西圣保罗FAAP

    “新亚洲艺术精神” 韩国汉城

    “中国当代摄影展” 北京四合苑画廊

    “切入” 北京艺术文件仓库

    “跑、跳、爬、走” 北京远洋艺术中心

    获“中国当代艺术奖”即CCAA奖

    2001 “成都双年展” 成都现代艺术馆

    “发光体” 北京艺术文件仓库

    “错觉时态” 纽约前波画

    2000 “不合作方式” 上海东廊画廊

    “20世纪中国油画展” 北京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

  • 让现代文明更快的摧残人类--何云昌

    2010-2-08

              《视力检测》2003年,北京,何云昌注视一万瓦灯炮60分钟,使自己视力有所下降。   

    《抱柱之信》2003年何云昌把自己的一只手浇铸在水泥里,保持24小时。    

     

             《铸》2004年,北京。 何云昌把自己整体浇铸在水泥空间里24小时。

  • 何云昌:弄个半死也挺好的

    2010-2-08

    ——第二届前提行为艺术节主题交流记录之二

               



    前提小组在何云昌工作室


    时间:2009-3-29 2:00PM

    地点:何云昌工作室

    人物:何云昌、王军、袁霆轩、小日、洋洋、陆颖

    录入:志愿者李钦宇

    袁:你大概什么时间开始做行为艺术的?

    何:94年。

    袁:那时候是参加活动还是什么别的?

    何:自己做的。在云南也没有其他人,自己想做,然后就做了一个。

    袁:那时侯第一个作品还记得是什么吗?

    何:第一个作品题目叫“破产”,“破产的计划”。就找了七箱报废的那种债券。就是有人买国库卷到期已经兑换过了的那种。在一个开幕式上,它是一个旋转式的天井,从七楼扔下去,就“破产啊破产啊破产了”。然后是,中国这种股份制刚刚实行,经济体制改革,也就是94年。当时照片都没有拍,就是没有意识说要拍一张照片。我自己没有这件作品的资料,王林拍过,四川美院那个,他当时去了那个开幕式。

    袁:是在云南那边的一个展览?

    何:在云南艺术学院,是另外一个的艺术家的展览开幕式。那个人合计要与我做个行为。因为我们天天捣持想做点别的嘛,觉得画画太烦了,事先我还是好好考量了一下。

    袁:好好准备了下。

    何:简单的准备了下,没有好好准备。(笑)

    袁:之后就开始做了行为?

    何:断断续续的做了一些,没什么像样的东西。一直都是尝试期嘛!我对外公布的这种作品是从98年开始的,那个时候我也做了三四年了嘛,我觉得不合适的东西也没必要给别人看。那样耽误别人的功夫嘛!

    袁:这也不是这么说的,呵呵…

    何:(笑)就是耽误别人的功夫,因为你把你的东西出示给别人看,还是浪费别人的眼视力,没必要。

    袁:你公开大众的第一个作品是什么?不是金色阳光吧?

    何:不是 !是一个叫“预约明天”的,打电话的作品。99年做的。

    袁:然后下面继续的你在水上划剑的那个。

    王:与水对话。

    何:那是99年,跟金色阳光一起的,我压了几年的方案,是没有条件去实施作品。我通常要给别人画点很写实的画或者做雕塑,然后攒点钱就去做作品。好长时间吧,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我有很多时间去完善我的方案。不是那么仓促去做。后来养成一个习惯,可以好好的做下案头,好好的推敲下方案不完善的地方。

    袁:以前你都是比较倾向个人去做那些事?

    何:基本上是自己的事儿,到现在还是自己的事儿,做行为嘛。

    袁:后来你又做了几个现场?

    何:后来,差不多每年都做吧,每年都做一两个东西。

    袁:算起来到现在也十几二十年了。

    何:十几年了。

    袁:你自己这边做行为到现在,你自己是怎么看待做行为艺术这块的 ?

    何:就喜欢吧。喜欢就去做,这个和别人没有多大关系。这种方式虽然很老套,但我觉得也适合于我吧。还有就是它还是一个可以呈现当下状态的载体。但不是最新的,最新的你看象多媒体,影象,数字化,是吧?我觉得选择一种艺术样式还是看个人的偏好吧。我可能偏好行为这种方式,所以做了十几年,有时候还是会讲哎呀不想做了,过一阵子我就觉得还有个好玩的东西就会继续做下去。当中有很多次我觉得自己不会再做行为了,一个人能选择的是很多的,算好了伤疤忘了痛吧。

    袁:你好多行为都是那种非常极端的,个人用尽全力去做的那种,做的过程里会不会想以后就不再做了。

    何:做的时候倒没有。我的作品可以说是全力以赴的,做完之后会有这种想法,不想再做了。但是过完一阵子想到又有个好玩的东西就又想去做。所以我说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嘛(笑)。

    袁:这些作品里面,对你来说特殊一点的,和其它作品非常不一样的,有吗?

    何:可以说每一件作品都是特殊的,或者说没有一件作品是特殊的。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作品一旦完成后于我而言就过去了,严格来说和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是这样看待作品的,作品完成之前我会很用心,一旦完成就跟我没多少关系了,一个作品它的品质也不会再改变。所以我需要做的是,在做作品之前仔细考量,而不是做完作品之后去印证,当然印证也是可以的。

    袁:你是不是会想,它已经作品本身的东西了。

    何:从任何角度来说那件作品都跟我没多大关系了,因为它已经过去了。

    袁:所以前期…

    何:对,重要的是前期那个过程。

    袁:这次王军考虑要做前提行为艺术节,他也跟你聊过,你对这次活动有什么看法?

    何:我觉得行为艺术这种方式在中国还是很多人在做的。当然,平时我和外面接触很少的。他(王军)跟我提过一下说要做一个行为艺术节,我说好啊。

    袁:你是觉得跟你以前参加的艺术节区别不大?

    何:我没有参加行为艺术节,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我的工作方式很独立。哦,我之前参加过一次,纽约的那个行为艺术双年展,07年的时候,第二届。行为艺术节,像一些朋友,舒阳啊,陈静啊,还有国外很多人都在做吧。就是把做行为的艺术家约在一起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大家来做一些作品,展示和交流。

    袁:共同实施。

    何:对啊。这种方式有它的可取之处吧,但是我个人从来没有参与过。好像想参与却没有参与上,是吧?(笑)后来我想我一个人工作习惯了,就这么做吧。现在外面那些展览,有时他们在合适的条件下让我去做作品,我还是经常按这种方式去做。以前都是自己做,几乎没有观众的,纯属自娱自乐,哈哈。

    袁:你觉得在现场有观众,和自己一个人做一个完整的方案出来,两者有区别吗?

    何:区别肯定有,但我觉得不重要。

    袁:你的意思是观众不涉及到你的作品。

    何:如果是公开的,那自然就会有观众介入到你的作品。如果条件限制或是不管什么原因,你去完成一个作品,观众接触到的只是你后期的文件。对于我来说不重要。早期我都是自己做,后来嘛,几乎每件作品都是公开或者半公开的。

    袁:假设现在是95、96年,你那时候也已经开始做行为了,有个艺术节希望你能参与,你也想要参与其中,你会怎么个参与法?

    何:首先我会很开心啊,这是一个平台嘛,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来展示各自的这种想象。如果是在当年的话我肯定很开心,可是当年我们没有这种平台,社会环境也不允许,种种原因吧。

    袁:在你的做法里面,行为和你当时所处的社会环境会有非常大的关系,你是从社会当时的环境来考虑你作品的实施的。

    何:社会环境肯定对任何时代的艺术家都有影响嘛。我不例外。

    袁:那你会怎么切入它呢?

    何:我只会利用,利用现有的资源,这些作品没那么复杂,还是很单纯的事情。当然你可以做的很好玩是吧,你看现在好多国外艺术家他们是利用高科技来做的。有一个艺术家把他自己做的象个机器人似的,就运用了那种电脑程序,还有机械制作、工程力学,种种都在艺术家的考虑范围之内。我觉得一个艺术方式可能是由来已久的,但是你可以利用很多现有的资源,和这种条件吧。可能这种现有的资源你会觉得它是一种限制。但是我觉得,考虑合适、运用得当,它就是一个资源。再说中国这个环境不适合做行为,这也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强大资源,是吧?

    袁:你刚才说行为本身是一个很单纯的艺术方式,是说它实施起来不需要考虑太多复杂的东西?

    何:行为这种方式本身是很简单很直接的,但当然是你考虑的越多越好。

    袁:我是想问行为这种比较简单的方式,为什么相对来说它在社会中会产生更大的效果?

    何:我想这要看在什么地方了。比如在中国啊,早年整个社会主流是对行为艺术打压的,现在是一种观望的态度吧,不在乎,忽略它。也就是说一个东西你越遮遮掩掩人的好奇心越强,这是一个社会环境的问题。我觉得它就是一个简单的艺术方式,又不是那种恐怖活动是吧。有些艺术家的想法可能过激一点,你等他实在过激了你再干预也不迟啊。一帮艺术家吃饱了想去做些好玩的作品,这不过分,它不是恐怖活动。其实行为艺术,作品现场的感染力还是很强大的。它不像一张画,艺术家工作场景经常是像做爱一样躲在私人的空间里。作品整个实施过程观众是可以看到的,它有很强的互动性,现场感染力也是很强的。还有其它的原因可能就是对现状的一种呈现吧。因为自有人以来就有人的社会活动,很多人可以做的事情大家觉得谁都可以去尝试,谁都有疯狂的设想(笑)。

    袁:所以说行为这种方式已经很久了,但是做的人还是很多。

    何:中国的情况要特殊一些。现在国外也有人在做行为,只是他们更多的是借助了新的技术和手段。

    袁:国外这方面他们借助科技力量或是新的媒体方式会比较多。

    何:也有一些做的很朴素,也就是使用的方法和手段很简洁。不过多依赖于技术,还是以身体为最基本的元素。有一哥们叫什么名字我给忘了。他把那个动脉切了,把手腕上的动脉切了走T台。T台上是白色的,他走动的过程中血就很自然地流到T台上面。很干净。还有些动用了声学光学、机械,当一个艺术家出场做一件作品时,在合适的空间里动用了舞台的一些器材,媒介,搞得跟个科幻片似的。呵呵。

    袁:一个个象科幻大片。

    何:对。手法还是很多的。我对国外还是了解很少,大概知道点。

    袁:关于这次行为艺术节,和那些考虑开始做行为艺术的年轻人,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何:首先这是个很好的事。再一个就是人不断的尝试总是有新的可能性。很多事情就在于年轻人有热情有勇气。在他尝试和实践的过程中,会有好的作品和好的艺术家不断涌现出来。这样才维系了我们整个体系的延伸。

    袁:会有新的可能性。

    何:对。希望在年轻人的身上而不是在那种老江湖身上。

    袁:但是对于行为艺术语言来说,是不是刚开始做会存在模仿,时间长了之后你才会新的东西出来。

    何:失误是难免的,那不重要。年轻人总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或是有失误的地方。但他会在犯错误的过程当中不断的提升自己。甚至很快,你就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他可以做出很棒的作品。重要的还是多去尝试。我觉得今天这个社会宽容度还是很大的。比十年二十年前宽容很多,我想,还是多用心一点吧。

    袁:在行为的展示方式和创作方式上你是觉得私人化的更合适些,包括艺术节上集体来做的这种方式更属于一个展示的方式而不是属于创作的方式。

    何:公开就公开吧。这样有一个互相的了解,也让外面有所了解。毕竟艺术是要面对公众的。我们当年可能是由于条件受限一些作品是不公开来做的。我觉得艺术就是应该面对公众的。

    袁:你是怎么看待互动式的表现方式的?

    何:行为,简单但其手法是无穷的,互动是其中之一,当然可以了。

    袁:我是指,可能之前很多的行为它是个人创作或是一起创作而来的,创作完成然后作品给予大众影响。现在会有人考虑说他创作时已经跟整个社会产生关系了,比如艾老师做的一些事情,包括对地震死亡人数的调查,他在进行时就已经和所有人产生一种关系了,“我”在做,“他”看到了什么,“我”向“他”提问,然后提取资料这样一个大的进行时态的方式。这种跟创作出来然后再做推广展示相比,应该说在创作过程中就已经有区别了。

    何:嗯,他那个作品更像是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这种互动的方式我们回到原始的动机没有什么不可取的。

    不过是你觉得那件作品适合用什么方式去做,怎么去展现你的构想,老艾那件作品是出于个人的良知吧,我们当然可以用艺术的方式去理解这个作品,可能它的涵盖面比较庞大,以至于不太像艺术了。事实上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还是有自己的立场和自己的人格,这个事情不存在什么功利目的。不是要夺取什么而是他这个事情是出于良心,他觉得应该去做这些事情哪怕会承担很多。我们很多时候会忽略这点,做艺术最终还是做人嘛,艺术是次要的。

    袁:艺术是很次要的。

    何:或者说艺术只是一小部分,社会、人本身是重要的,现实也是很强大的,自然本身则要比人强大得多。

    袁:你觉得我们还有哪方面需要说一下。

    何:我没有什么好说的(笑)。去做就行了,每年每个时候都有年轻人要去实施他们的幻想和抱负,终有一天,他完整呈现了他的幻想,大家就会看到新的奇迹又产生了。

    王:我知道你最新的一个作品是去年九月份从身上取了一根骨头。这个作品还未实施前你自己是抱着怎样的一个初衷呢?

    何:那是03年的一个方案,最早的想法就是我身上有几百个骨头是吧,我死之后是会变成灰的。我可能会选择火化。我想在我活的时候取一根下来做个玩具挺好的,最初的想法是取一根腿上的骨头做一根笛子。

    袁:哈哈。

    何:因为小腿上有根骨头那是没有用的。

    袁:是吗?

    何:对。取下来然后做根笛子,后来想想还是取根肋骨吧。这是最初的想法。这个作品和我个人的生活经历关联多一些。而且它可以呈现我们现实社会的一些问题吧,还是两性之间的一种社会状态。

    何:好,就这些吧。好好整理啊,看着恶心就删了,我已经够丑陋了。把那些难听的话都给删了。(笑)

    袁:你觉得这次艺术节需要注意的是哪些方面?

    何:我觉得尽量先让艺术家去看看场地,根据他们作品的设定,如果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尽量不要干涉他们的作品。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他有个想法,你又觉得他不合适给他乱改一气,那对艺术家是很不尊重的。我个人碰到过很多这种问题,“哎呀~~~你能不能这样能不能那样。”少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有些艺术家可能需要时间长一些,尽量给他们提供方便吧。

    王:昨天艾老师给我们的建议就是可以介入到社会当中,或者是以不同时间不同地点。

    何:这要根据他们的想法,这么短的时间因为你要策划一个活动也许在半年前你就开始挑选艺术家了。主要看他的作品指向,因为你要做策划组织工作有这种倾向的话你可以想到这些艺术家。这么多艺术家他可能是关注这个的关注那个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把握的各种因素就尽量把握好,尽量不要去干涉他们。

    袁:但是从组织方面来说,有些艺术家的作品不一定合适,那该怎么去做这个判断。

    何:你们这个展览有什么倾向没有,有主题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就任其发挥了,现在策划人很少产生这种茫然的。

    王:没有具体的指向,主要就是来挖掘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可能性。

    何:哈哈,那怎么挖掘啊,他们肯定都是有备而来的,扛着枪来的,扛着炮来的。我觉得还是尽量别干涉他们,可以给他们提点建议但是不要去干涉。在集体活动当中肯定会有这种情况,互相有个交流嘛。就像小孩有时候你可能觉得他某一种举止是不合适的,但是最好还是任其发展吧。因为小孩调皮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枪击手(笑)。

    袁:你之前做的作品会被干涉么,他们会以什么方式。

    何:有时候主办方就希望不要太暴力不要太血腥,希望你不要裸体不要用那种器材。对作品时间也有要求,时间太长啊或是你能不能做得时间长一点。

    大家:哈哈。

    何:很无聊的事,我觉得参加这种和机构合作的活动,有时会受到一些干涉。因为是合作嘛考虑的因素也多一点。我个人是不太喜欢的。

    袁:但是还是希望他尽量少一点这种干涉。

    何:对。我想是还尽量少干涉他们,只要他没有疯狂到要自己的命或是要别人的命就可以了。弄个半死也挺好的(笑)。

    大家:哈哈

    何:弄个半死,不要弄死就行,不要出人命就好。

    袁:你做行为这么多年,你觉得行为在它使用的语言上有没有体系上的一种分辨方式?

    何:语言和风格是多样化的,这个可能性很多,比如说今天一项专利你都可以拿来用,可以拿来做一个装置作品,当然也可以拿来做一个行为作品。它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个人的手法是很简单的,几乎是反技术的。

    袁:反技术的。

    何:对,很朴素的做法。但是我从来都觉得别人用什么方法都可以。

    袁:所以你是不认为行为能够像油画那样分个印象派写实派啊或是别的什么。

    何:可以分,那不是我的事,我对这块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应该是对这块有兴趣的人该去考虑的问题。我去做那事干嘛,我不如去喝茶。(笑)好,就这样,我等会要去看展览。

    袁:好。                

  • 第二届前提行为艺术节

    2010-2-08

  • 第一届前提行为艺术节

    2010-2-08

    稻草人-王军行为作品

  • 798双年展独立行为艺术项目

    2010-2-08

    静立

     

    作者:Andreas Sell

Open Toolbar
File :
html\23\23.html
Have no access to write!